2008年11月15日 星期六

關於我在高雄野草莓

相簿 高雄野草莓學生運動
高雄野草莓是在 10 日下午兩點才集合的,原本預計是要在 11 日早上去台南成大的野草莓。但是晚上去勞工局上課的時候 Irvin 才和我說高雄也有野草莓,就在城市光廊那邊。Irvin 他也說下課後要過去看一看狀況,我就順便也一起和他過去那邊。

10 日晚上大約快十點的時候到達,現場就看到很多人在那邊聯署和靜坐,那時候我習慣看一下現場的成員還有我比較關注的網路問題,我就問他們高雄這邊網站有架設了嗎?他們只有用 Y!Live 去轉播,但網站的部份沒有人去幫忙架設。這時候就有點雞婆的說要幫忙架網站,之後帶 Ivrin 去火車站後就衝回家拿電腦和相機又回到城市光廊這邊。

我到的時候大約 11 半左右,他們那時候已經要熄燈休息了,我是自己整理一小區域架電腦來工作。筆電是接手機連線網路來上網,網站則是用 Google sites 來建立。網站的基本架構我是參考台南的配置去設定,再把全台灣串聯的網站也加再一起。我記得我大約用到 12 日 3 點就差不多建立好了。外面剛好有一位阿姨提超多料的湯給一些現場守夜的人吃。


我發現大約 4 點多的時候就會有很多人起來運動,當然大部份都是阿公、阿嬤,他們真的好早就起來運動,我就在想有的時候我都是這時候才要睡覺。經過的人都會稍微停下來看一下我們在幹什麼,有些人也會和我們聊一聊他們那時代的狀況,在我聽到最多的就是他們對我們有所虧欠,他們說因為他們那時候沒有把這件事情處理的很好,所以我們現在還要繼續為這樣的事情抗爭!我覺得是一半一半啦!我都和阿伯說也是你們的努力現在我們可以平和的在這裡靜坐,只是法案不近理想,我們接棒繼續讓它變好!所以沒有誰虧欠誰的問題啦!況且我們在現場的物資也是你們提供的,沒有你們這時候的幫忙,我們也沒有辦法繼續下去。


我在這裡才深深感覺到原來每個世代的包袱有那麼沉重!

11 日我是在那邊一整天,晚上的時候他們說要組一個七人決策小組來處理現場的事務,我就自願當其中的一位。那天最主要是確定現場靜坐的規則、怎樣去應變一些狀況、各組工作負責人以及之後三天現場的活動。不過老實說我負責網站的部份好像也沒有什麼事情要做,他們也沒有想到我要負責的事情,所以我自己就有事沒事幫忙現場拍照紀錄。

11 日晚上我就沒有留下來過夜了,因為算一算我也差不多 24 小時都沒有睡覺了,況且我爸媽也知道我在學運的現場,一時之間沒有辦法解釋清楚這靜坐的狀況,所以還是先回家一趟比較好。當然回到家之後和我媽大吵一架,但我還是解釋一下這活動性質,只是他們還是不太希望我參與太多。

12 日回到學校值班。晚上的時候有到野草莓現場,那天是祈福樹點燈的活動。我到了之後也是在現場簡單的拍一下。不過我發現有一點點距離了,突然不太融入他們了,我不知道是怎樣的問題?但是我知道他們有一點點忽略掉一些東西......


13 日下午決定到台南看一看,看看台南是不是也會有我在高雄看到的狀況!不過比較起來,我發現高雄參與靜坐的人數比台南多,但是台南晚上的活動比較有趣,如果這兩邊的人員合在一起辦活動的話,我可以保證絕對會比台北的還要有新聞性。但這好像就是每個地方的特色,巧妙的缺陷!


至於我在這次野草莓裡面發現什麼?就如同外界質疑的是一樣的,草莓頭上還是有一片綠色的葉子!如果學生可以剝開那片葉子的話,我覺得這才可以說是名符其實屬於我們這世代的學生運動,要不然我們只是某團體的工具而已!

3 則留言 :

  1. 你指的是全面的,還是只有高雄呢?untrial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因為台北的我還沒有去看過
    所以目前指的是高雄、台南...

    我禮拜二會上台北一趟...

    回覆刪除
  3. Toomore, 你好:
    我是淡江大傳所的許純鳳
    現在正在幫靜宜大學李明穎老師做有關"野草莓學運"的研究
    看到您寫的網誌
    請問您可否方便和您聊聊呢?
    這是我的連絡方式:
    email: amylonelyman@yahoo.com.tw
    期待您的回覆
    謝謝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