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3日 星期日

Lomo LC-A+ 遺失的一天

在 2015 聖誕節的那天晚上,我不小心把 Lomo LC-A+ 遺失在計程車上。

那天晚上公司有交換禮物的活動,同事請我幫忙拍照,但是是到下午才和我說,我那天沒有帶 Canon 的相機出門,想說下午五點可能有機會從台北信義區返回新莊拿相機,於是我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前面攔了一輛計程車出發。

但下午五點的時候路上就已經有點塞車,沿著忠孝東路往西的路上車輛也越來越多,大概開到台北火車站的時候就已經五點半了,我想上橋之後應該還會更塞,所以就決定還是放棄往返,在台北火車站附近下車。下車後我就趕著捷運回台北 101,一踏進車廂我就覺得好像少了什麼,我的 Lomo LC-A+ 遺留在計程車上。

那時候我在捷運上狂哭,因為我想起之前有人的 Lomo 也是遺留在計程車上,最後沒有找回來,我突然害怕起來,因為我不想要找不回來我的相機,因為那台相機在這段時間裡陪我很多,我不想要最後連相機都離開我。

我在捷運上查東西遺失在車上該怎麼處理,後來我看到可以透過車牌幫忙協尋,可是我是路邊攔車,所以也沒有紀錄我搭上車的駕駛與車牌資訊。後來他是建議我去調閱路口監視器,我就到我上車地方的三張犁派出所調閱,可是車牌都很模糊,辨識出來的車牌都不是計程車,後來附近的路口都看了一遍後,還是沒有很清楚的車牌,最後我放棄查上車地點的監視器。

那時候已經晚上八點,我先回公司一趟把東西收拾,前往我下車的派出所。

我到中正一分局派出所的時候,也有外國遊客在計程車上掉東西。我在火車站前、新光三越的路口下車,把時間給員警後,他很迅速的調出那時候我下車的那台計程車。

計程車在離開後右轉進入館前路、北平西路,雖然右轉後可以有機會看到車牌,但是有點模糊,有辨識出一組車牌,但是查詢後不是載我的司機。後來又繼續看下一個路口的監視器,但是畫面太小完全沒有辦法辨識。

後來我想起在善導寺前面有稍微停一下紅綠燈,我和員警建議看有沒有善導寺前的監視器可以看。後來調出三個鏡頭同時看,就在一輛計程車開過去,員警迅速的按下暫停,一個非常清楚的車牌顯示在螢幕上。那時候我覺到好驚呼,那員警的反應好快,他很得意的說:當然,我調閱過很多的監視器!(得意)

查閱資料後發現一位今天沒有開車,另外一位的電話登記有問題,後來有點小麻煩,我們請第一位幫我們查車行的電話,但那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,所以打電話給車行是沒有人接的狀態。我想也只能把車行電話抄下來,明天早上再打看看。那時候我先謝謝幫我的員警,然後離開中正一分局派出所。

一路上我還是一直撥著電話,看看會不會有人接通,那時候真的覺得很難過,覺得為什麼要這樣子發生。

那天晚上我也沒睡好,天一亮,我就繼續撥打電話,大概是七點的時候,電話接通了。我和總機小姐說明一下昨天搭車的地點與查詢到的車牌,還有我遺失的物品。總機小姐說她會幫我聯絡司機看看,因為不確定司機有沒有那麼早起床發車,我就先留下我的聯絡電話,等之後的消息。

不過我想應該可以找回來吧,唯一害怕的就是如果司機在這中間有載到其他乘客,而乘客沒有把發現到的相機交給司機,那應該就真的會更麻煩。

大概九點多的時候我接到電話,總機小姐說司機有幫我把相機收著,之後會送到車行,我再過去車行拿。那時候我聽到後鬆了一口氣,也真的很感謝司機大哥!

那天下午我就過去車行拿相機。

失而復得!

我的 Lomo LC-A+ 終於找回來了!

12/25 那天早上出門的時候我一直想到去年的聖誕節,我記得後來去了教會,我總是在很低潮的時候才想到神,今年我本來想說不要再去教會,因為覺得我一直總是在最難過得時候才去,很沒有誠意。

但是有點不可思議的是,下午我搭上的計程車,司機在車上不是聽廣播,而是聽福音傳道的內容,我沒有排斥,反而是有點驚訝想說:神啊,我知道在提醒我。那時候在車後面我有小小聲的哭,但是後來 Lomo LC-A+ 掉在車上讓我有點害怕,我很害怕是神在告訴我什麼事情,雖然後來找回來,但我還是想不是很透那時候是要給我什麼樣的訊息。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